•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时政聚焦

体检名单中消失的第一名

时间:2020-8-7 16:59:43  作者:  来源:  浏览:14  评论:0
内容摘要: 一起专业资质认定引发的事业单位招考风波   尽管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可江西省九江市武宁籍考生瞿江桓,却因为人社局对其专业资质前后矛盾的解释,导致其未能入围体检人员的名单,被第二名考生柯文迪所取代。  一怒之下,瞿江桓将武宁县人社局、九江市人社局及武宁县文广新旅局告上了法庭。在这...
 一起专业资质认定引发的事业单位招考风波

体检名单中消失的第一名

体检名单中消失的第一名

  尽管笔试、面试都是第一,可江西省九江市武宁籍考生瞿江桓,却因为人社局对其专业资质前后矛盾的解释,导致其未能入围体检人员的名单,被第二名考生柯文迪所取代。

  一怒之下,瞿江桓将武宁县人社局、九江市人社局及武宁县文广新旅局告上了法庭。在这起事业单位公考风波中,瞿江桓事后得知,举报其专业不符合岗位要求,导致其资格复审不合格的正是总分第二名考生柯文迪,而柯文迪的父亲为当地司法局一副局长,让瞿江桓怀疑自己遇到了“萝卜招聘”。这起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舆论热议。

  为何当地人社局会作出前后矛盾的专业资质认定?这起公开招考是否存在不公正的问题?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举报”

  “我没有恶意举报,只是通过正规途径向上反映‘专业不符’的问题,维护自己的权益。”柯文迪向记者强调说。

  在2017年度下半年九江市事业单位的公开招考中,闽江学院“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专业本科毕业生瞿江桓报考了武宁县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后因机构改革更名为“武宁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旅游局”,以下简称“武宁县文广新旅局”)下属的武宁县乡镇宣传文化站“文化辅导员1”岗位。

  通过笔试、面试环节,在13名考生中,瞿江桓以总分第一入围拟体检人员名单。

  2018年2月9日,九江市人社局官网发布《2017年度下半年武宁县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体检有关事项公告》,瞿江桓意外发现,入围体检考生名单中自己的名字消失了。

  武宁县人社局回复称,2018年体检公告没有翟江桓的名字,是因为存在争议,所以没有公告。

  8个月后,瞿江桓从九江市人社局的公告中得知,因其资格复审不合格递补第二名柯文迪入围体检。2018年10月26日,武宁县人社局在九江市人社局官网公告柯文迪通过资格复审,并通知了体检时间与地点。

  在这次公开招考中同样报考了“文化辅导员1”岗位的柯文迪回忆说,2017年12月12日下午,他到武宁县人社局专技股办公室提交简历、身份证、学历证书等资格初审所需材料,在审查登记表上签字确认时,他看到表格上考生瞿江桓的专业名称是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便随口问了一旁负责资格审查工作的专技股股长黄宋闽,“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这个专业好像与文化辅导员1岗位专业要求不符吧?”

  黄宋闽回答,“专业没问题”,还拿出一份内部审查事宜跟他解释,“艺术设计学是大类,包含了装潢艺术设计”。

  据2017年11月2日九江市人社局发布的《2017年度下半年九江市事业单位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以下简称《招聘公告》),“文化辅导员1”岗位要求:全日制国家统招本科学历及以上,30周岁及以下,限武宁户籍。本科专业要求: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表演(130301)、艺术设计学(130501)。

  带着疑问,柯文迪在网上查阅了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12年),发现招考岗位要求的3个专业中没有与“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相符的专业。

  第二天上午柯文迪又去县人社局逐级反映,多次反映未果后,他于2017年12月18日以公证送达方式将反映材料邮寄给时任武宁县人社局局长张晓球。随后,又向武宁县信访局、武宁县纪委、九江市信访局、九江民声通道、九江市人社局的几个部门书面反映了该问题。

  “去县人社局反映,对方让我具体问题咨询市里,我去市里反映,市人社局说,县人社局负责具体的资格审查工作,我前后跑了不下二三十趟,人社局都没给我一个正面回答。”无奈之下,柯文迪将武宁县人社局专技股股长黄宋闽告到了县纪委。

  正是柯文迪的多次反映和举报,九江市人社局开始督促武宁县人社局重新进行资格审查事宜。

  说明

  针对柯文迪的反映,武宁县人社局和武宁县文广新旅局于2018年1月15日联合出具了《关于有关资格审查问题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说明》)。

  该《说明》提到,根据招聘公告和参考市局下发的《关于2017年下半年资格审查事宜》中关于专业及新专业目录解答,并参照2016年下半年武宁县乡镇文化站招聘的三个岗位专业要求也有艺术设计学专业的类似情况,“我们认为‘文化辅导员1’岗位入围面试的三名考生资格审查结果均合格。经与用人单位武宁县文广新旅局沟通,用人单位同意我局的资格审查结果。”《说明》加盖了两家单位的公章。

  武宁县人社局专技股股长黄宋闽从2013年5月至今一直从事职称评聘和事业单位招聘工作。

  黄宋闽在2018年1月24日向武宁县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作的《情况说明》中提到,在报名期间有考生咨询:“这个岗位(“文化辅导员1”)艺术设计或艺术设计(XX方向)专业能不能报考?”经请示市局事业科,科里刘剑同志明确表示:可以报考。

  正是笔试后的资格审查阶段,2017年12月11日九江市人社局事业科在内部QQ工作群下发了《关于2017年下半年资格审查事宜》给九江市各资格审查单位。

  黄宋闽称,“文化辅导员1”岗位入围面试第一名瞿江桓所学专业为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第二名陈某某所学专业为艺术设计,第三名柯文迪所学专业为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根据市局下发的《关于2017年下半年资格审查事宜》第五条第二点关于专业及新专业目录解答:“对艺术设计学这个专业,老人用老办法,把艺术设计学当做一个大类,则要求艺术设计学,艺术设计(XX方向)都可以报考。”

  面试前,入围面试的考生需将身份证、毕业证、学历证等原件、复印件送到武宁县人社局专技股进行审核。参考市局下发的这一资格审查标准,正式资格审查当天,为了再次确认瞿江桓能否报考“文化辅导员1”岗位,对“岗位专业要求为艺术设计学,所学专业为艺术设计(XX方向)的考生能否报考”这个问题,黄宋闽再次请示市局事业科,刘剑同志明确回复:“没有问题,可以报考。”

  《情况说明》提到,黄宋闽同时将该情况上报分管领导武宁县人社局副局长郑传先和主管领导武宁县人社局局长张晓球,经领导慎重考虑决定:“这是九江市统一组织的事业单位招聘考试,市局已经对这个专业作出解释,县级资格审查单位应该按照这个标准执行,因此核定本岗位入围面试的3名考生资格审查结果均合格。我局将资格审查结果上报市局,市局没有提出异议。”

  《情况说明》中还提到,“柯文迪来我局反映瞿江桓所学专业与岗位要求不符,我与郑传先副局长一起到市局事业科汇报,得到的回复是:这样审查没有问题,如有考生对这个结果有疑问,请用人单位拿出意见。我与郑传先副局长又一起与用人单位当面沟通,文广新局蒋德标局长明确表示同意这个资格审查结果,艺术设计(装璜艺术设计)专业的考生同样可以胜任这个工作岗位。”

  反转

  可到了面试后的体检环节,武宁县人社局却对瞿江桓的资格复审结果做出了与此前资格初审结论相反的认定。

  2018年10月16日,九江市人社局公告武宁县文广新局乡镇宣传文化站“文化辅导员1”岗位因考生资格复审不合格产生岗位空额,递补总分第二名的柯文迪拟入围体检。正式确认取消瞿江桓体检资格。

  “报考前,笔试后,我先后两次向武宁县人社局咨询、确认自己所学专业能否报考该岗位,得到的都是肯定答复,‘专业符合要求,可以报考’。”让瞿江桓不解的是,为何笔试、面试后却被‘所学专业与岗位要求不符’为由刷下来。

  无缘体检,瞿江桓开始维权之路。2018年11月1日,瞿江桓向永修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人社部门恢复其体检资格。

  2018年12月28日,永修县人民法院驳回瞿江桓的诉讼请求。经一审败诉,九江中院二审裁定因一审遗漏第三人,违反法定程序,撤销原判,发回重审。2019年12月12日,永修县人民法院依职权追加第三人柯文迪后,重新审理了此案。九江市人社局、武宁县人社局、武宁县文广新旅局均坐在了被告席上。

  庭审中,武宁县人社局给出了与此前回复相矛盾的解释,“瞿江桓本科所学专业为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不在‘文化辅导员1’岗位本科专业要求范围之列,属于没有专业代码的专业,瞿江桓应当事先咨询招聘单位,在招聘单位认可的情形下报市人社局备案方可通过审查,但瞿江桓并没有在报考前向招聘单位咨询并得到认可。”

  武宁县人社局还认为,瞿江桓通过面试审核并不能表明其就已经符合招聘要求。“根据招聘公告的规定,对于考试聘用的资格审查工作贯穿于公开招聘全过程,在每个环节都会做一次审查。瞿江桓虽然在笔试、面试环节没有被认定为资格审查不合格,并不能表明其资格就一定符合招聘岗位专业要求,瞿江桓本科所学专业不在‘文化辅导员1’岗位本科专业要求范围之列,他的报名资格经审查不符合招聘岗位的条件要求。”

  对于九江市人社局事业科下发的《关于2017年下半年资格审查事宜》,九江市人社局称,这不是一个法律文件,只是工作人员作的指导解释,个人观点仅供参考,不能作为资格审查的依据,最终以专业目录和公告为准,“且我局并未明确瞿江桓符合专业设置条件”。武宁县人社局则质证,“该文件是内部参照执行的规定,无法定约束力及强制执行效力”。

  对于此前武宁县人社局、武宁县文广新旅局盖章认定资格审查合格的《关于有关资格审查问题的情况说明》,九江市人社局、武宁县人社局、武宁县文广新旅局均表示:“只是内部审查的初步意见。”

  至于黄宋闽作的《情况说明》,武宁县人社局称,系黄宋闽个人的情况说明,考试资格审查应以招考公告为依据。

  2019年12月20日,永修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武宁县人社局、九江市人社局作出的取消瞿江桓体检资格的行政行为违法,同时判令两级人社局共同赔偿瞿江桓损失12000元,驳回瞿江桓请求撤销人社局具体行政行为在内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瞿江桓、武宁县人社局以及九江市人社局均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20年7月17日下午,瞿江桓起诉武宁县人社局、九江市人社局及武宁县文广新旅局拒不录取自己一案二审在九江中院开庭,当天的庭审中,瞿江桓是否符合招录条件成为法庭辩论焦点,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依据

  今年7月17日的庭审中,武宁县人社局对资格初审合格,公布入围体检考生名单8个月后才认定瞿江桓“专业不符”,资格复审不合格一事给予解释:“在此期间我们多方了解两个专业的相关,所以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最终决定其专业不符,取消资格。”

  《招聘公告》载明,本次考试实行网上诚信报考,网上报名时不进行资格审查,报考人员应对自己是否符合职位条件负责。如对自己是否符合岗位资格条件有疑问,应先向有关部门咨询,确认符合条件后再填报。面试(体检)前将进行资格审查,不符合条件的将被取消考试或聘用资格。

  而致使武宁县人社局最终作出资格审查不合格决定的事实依据是:瞿江桓本科所学专业“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不在“文化辅导员1”岗位本科专业要求范围之列。

  《招聘公告》确定本次招聘岗位专业参考目录为《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文化辅导员1”的岗位条件对本科学历的专业要求为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表演(130301)、艺术设计学(130501)。武宁县人社局辩称:从新旧专业目录对比可以看出艺术设计学与艺术设计均属“设计学类”的两个不同专业,是并列关系而非种属关系,瞿江桓所学专业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与艺术设计学属于不同专业。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查阅了国家教育部颁布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12年版和2020年版)发现,无论是“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专业还是“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专业均不在这两版的专业目录中。

  8月5日下午,福建闽江学院教务处工作人员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该校2004年起开设艺术设计专业,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当时修订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2005年12月)》,艺术设计专业是属“艺术类”下设的专业,2009年招生的艺术设计专业下设7个专业方向,其中包括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2012年教育部出台新的本科专业目录,艺术设计专业已于2013年改名为“环境设计和视觉传达设计”,属于“设计学类”下设的专业。

  柯文迪也对记者表示,教育部为了规范一些学科名称,其本科所学专业“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现已改名“数字媒体艺术”,同属“设计学类”下设的二级学科。

  这样一来,在2012年和2020年两版的本科专业目录中,“视觉传达设计”和“数字媒体艺术”同为一级学科“设计学类”下设的二级学科,属不同专业。

  “教育部颁布的本科专业目录经1987年、1993年、1998年、2012年4次修订(2020年经第五次修订),艺术设计学、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和我的专业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一直都为一级学科‘设计学类’下设的二级学科,三个专业是平行的二级学科专业,并不是此前人社局解释的,艺术设计学是一个大类,包含了所有的艺术设计专业。”柯文迪认为,市局内部文件《关于2017年下半年资格审查事宜》中对艺术设计学作出了与教育部颁布的专业目录明显不相符的解释,随意扩大岗位的专业范围,与招考公告要求不符,最后却成了县局资格审查的唯一依据,作出了与招考公告不相符的审查结果。

  “在这个过程中,市局作出不专业、不科学的解释说明,为不符合专业的人得以通过资格审查提供了依据。”柯文迪说。

  几年里柯文迪参加过多次事业单位考试,按他的说法,每年笔试后的面试培训,面试班里总有同学因专业不符,没通过资格审查,面试班上了一半就中途离开的。面试班里有同学告诉他:“一位朋友报考了景德镇的岗位,专业有一个字不符合要求都不能通过审核。”

  其间,柯文迪通过电话12333向江西省人社厅咨询了该问题,得到的答复是:“艺术设计学和艺术设计(装潢艺术设计)同为“设计学类”下并列的二级学科,不存在包含与被包含关系。二级学科不能解释为一级学科,人社局无权将专业范围扩大或缩小,专业目录的解释权在教育部。”

  瞿江桓表示,以前教育部没有规范专业名称,大学艺术专业的设置没有严格按照教育部的专业目录,而是什么热门就设置什么,现在随着本科专业目录的不断规范,大学也严格按照专业目录设置专业,取消了以前的专业,专业课程也更明朗,“但是这也造成了以前艺术专业的毕业生,在报考岗位时没有了专业依据(专业目录里找不到对应的专业名称),很多情况下只能打电话问询相关部门或报考专业不限的岗位”。

  质疑

  “我考的这个岗位是限制本地户籍的,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专业在我们本地小县城就找不出几个人来,不仅清华北大没有这个专业,南昌大学、江西师大也没有,就连九江学院也没有,‘文化辅导员1’岗位为何设了一个没有专业代码,且本科专业目录中没有的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专业?”瞿江桓质疑,这个没有专业代码的专业是否因人而设?

  既然“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专业没有专业代码,也不在随《招聘公告》一同下发的本科专业目录中,那么当年武宁县文广新旅局是如何知晓并设置这个专业的,县人社局又是如何审查通过的?

  8月2日记者带着疑问,分别致电武宁县人社局局长聂道发、副局长郑传先,两人均表示,“不接受采访”,随即挂断了电话。

  “这个专业和我的专业一样都是一个几年前划分的专业,在教育部的专业目录对照表中找不到。最新的招聘计划竟然指定要招一个专业目录中没有的老的专业。”瞿江桓想不通。

  不仅如此,武宁县人社局对有关专业问题的解释也不能令瞿江桓信服,既然不是《招聘公告》里所列的专业就不能报考,那为什么同年招考的“文化辅导员2”岗位已录用人员的专业就可以不和《招聘公告》所要求的一模一样?

  历经3次开庭,两级人社局的回复,令瞿江桓十分无奈,“意思是我们以前觉得你可以,但现在觉得你不可以了,以前是我们的内部决定。公开招聘这样严肃的事说变就变了”。

  3年里,瞿江桓多次向法院、人社局要求调取“文化辅导员1”岗位实际参考的13名考生的报考资料,都没有成功。“文化辅导员1”岗位进入面试的前三名考生为瞿江桓、陈某某、柯文迪,若仅有柯文迪一人的专业符合条件,那么武宁县人社局和九江市人社局在笔试后进行资格初审时,就已明知仅有柯文迪一人符合该岗位的专业要求,为帮助柯文迪达到该岗位指向性对象的目的仍对我与陈某某的资格审查予以通过,进入面试陪考,明显违法。”

  瞿江桓认为,参考该岗位的13名考生专业情况如何,有几人的专业符合《招聘公告》要求,为证明该岗位并非指向性条件,武宁人社局应当或法院应责令其提交这13位报名者的相关专业信息。

  记者获得的一份庭审笔录显示,二审时瞿江桓询问武宁县人社局,“文化辅导员1”岗位有几个报考人符合招考专业?对方回答:“我们不清楚。”

  庭审中,武宁县文广新旅局发表质证意见称,申报该岗位时,并没有设置与该岗位无关的歧视性条件,并且设置“文化辅导员1”岗位是因工作需求,且在申报时也同时设置了多个相近的适应岗位要求的专业。“我们是依法依规向人社部门进行申报的,根据《招聘公告》的要求,未列入专业代码的专业也可以设置为招聘专业范围。本次招聘不存在设置指向的问题。”

  “当时专业目录里确实没有‘艺术设计(传媒艺术设计)’专业,用人单位怎么找的这个专业我不清楚,我是看到招聘公告有符合我专业的岗位才报考的,当年招考公告里明确有我的专业,不需要再去看专业目录,可瞿江桓的专业不仅招考公告里没有,当年的专业目录里也没有。”柯文迪强调,“如果这个岗位是专门为我而设的话,资格审查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劲儿去反映和举报了,应该直接可以一路过关。”

  暂停

  由于柯文迪的父亲系武宁县司法局副局长,更让瞿江桓怀疑自己遇到了“萝卜招聘”。

  柯文迪对此回应说:“我父亲是在县司法局任副局长,但不是在人社局或者文广新旅局任职,与这些职能单位的领导或者班子成员既不是亲戚关系也不是同学、朋友关系,如何为我去设置岗位?我只是想通过考试,得到一个就业的机会。”

  2015年大学毕业后,柯文迪入职武宁县司法局豫宁司法所担任社区矫正工作者(社区矫正辅助人员),系该单位的一名临时工。最开始每个月的工资只有1300元,直到2019年初才涨到2000元。

  柯文迪说,司法局社区矫正工作任务繁重、非常缺人,各基层所只有一名所长和一名临时工作人员。大学毕业那年,豫宁司法所原社区矫正辅助人员考了教师编制离职了,急需人手。所里给局里打报告,请局里安排合适的人员,可因工资实在太低,一直招不到人。

  此时柯文迪正在家准备事业单位考试,见所里一直没招到人父亲才建议他报名试试,“可以一边备考,一边工作,过渡一下”。

  “社区矫正辅助人员这个岗位要求要年轻、有文化、懂电脑操作。我报名后经司法局开会研究同意才从2015年国庆后接手该工作。”由于工资待遇只有1300元,加上结婚生子,生活难以为继,5年里柯文迪几次想辞工做生意,“所里实在招不到人,让我坚持,说实话,1300元的工资,我自己吃饭都成问题,现在家里两个孩子,光买奶粉一个月就要花一千多,家里的开销都靠我妻子的工资,时不时还得靠父母接济一下,我老婆非常包容我,我俩省吃俭用,一年都不怎么买衣服。”

  柯文迪坦言,抱着考事业单位的心态,最初是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看书复习,所以才找了这份没有编制的临时工作,只是过渡,工资低一点也接受了。

  柯文迪告诉记者,该岗位之前的工作人员都是熟人介绍来的,因工资太低,没人愿意来,有合适的人就介绍过来,来工作的人也是想方设法地考走,“我这个岗位之前的人全部考走了,如果没有发生这个事,我可能也考走了”。

  目前,柯文迪已完成体检程序,至今,用人单位武宁县文广新旅局尚未对他进行考核,人社局也仍未公告最终聘用人员,一切都暂停了。

  瞿江桓的生活同样因为这起事件被按下了暂停键。过去的3年里,瞿江桓为了维权经历了3次庭审,跑了5次法院,市县两级人社局更是去了无数次。由于一直没有固定工作,他一年里最多工作三四个月,干的多是修路之类的散工。“武宁哪里有路修,我就去哪里,今年已经半年没有收入了,生活上经常要靠父母接济补贴。目前,我正在家准备江西省公务员考试”。

  对于这起因专业资格引发的招考风波,两位年轻人都对记者表示,“相信法院会给出公正的判决”。 (记者 陈卓琼)


相关评论
联系电话:A区:010-68368812 010-52838338  B区:010-52475980 版权所有 2018 2002-2015 www.weiquan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61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