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民记者

力量与抒情

时间:2022-9-19 7:27:31  作者:  来源:  浏览:6  评论:0
内容摘要:平和内敛的力量   在几大类文体中,中国古代文学以诗歌为大宗,诗歌又以抒情为主流。抒情可以很激动很强烈,例如李白(701-762)往往是如此,其《将进酒》中有名句道: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白本来是客人,这时主...
平和内敛的力量

  在几大类文体中,中国古代文学以诗歌为大宗,诗歌又以抒情为主流。抒情可以很激动很强烈,例如李白(701-762)往往是如此,其《将进酒》中有名句道: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李白本来是客人,这时主动提出为主人买单,而且可以如此不计成本,孤注一掷。何等豪放,何等痛快!李白的父亲是做国际贸易的,作为富二代,他可以如此任性。

  李白的送别之作亦复情绪激越,其《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末四句云:

  抽刀断水水更流,

  举杯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

  明朝散发弄扁舟!

  古人留长发,一般情况下都梳理整齐,束缚起来;披头散发往往表明情绪已经失控——此刻因送别而很不称意,明天我就不好好过日子了!

  李白的同龄人王维(701-761)也长于抒情,但他好像从来不大激动,写诗抒情也不强烈。为行将远行的友人送别时,劝人多干几杯,他也只是说: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诗的题目是“送元二使安西”,唐代的安西都护府在今新疆库车附近,路途遥远,再见不易,而王维的诗句却显得如此“气度从容”(清·朱自荆《增订唐诗摘抄》卷四),平和而内敛,真挚动人,千古传诵。

  一般来说青年时代容易激动,老了以后则渐趋平和,但有的人一把年纪仍然容易激动,李白就是如此;也有年纪轻轻而情绪内敛的,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诗云:

  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王维的故家在蒲州(今山西永济,在华山之东),而现在他独自一人在首都长安打拼,这时诗人还非常年轻,他的情绪已如此持重平和。此诗亦复千古传诵。

  平和内敛的抒情,自有其动人的力量,而且往往更耐读。写诗时如果过于激动,弄不好容易使作品近于叫喊,反而让诗美受损。

  以叙事为抒情

  一般来说,诗歌的内容以抒情为大宗,抒情可以直接进行,李白的许多诗就是如此,“忧来其如何?凄怆摧心肝!”(《古朗月行》)“君看石芒砀,掩泪悲千古!”(《丁都护歌》)“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长相思》)其他诗人作品中直接抒情的句子亦复不胜枚举。

  另外也可以用叙事来抒情,看似叙事,而感情即在其中,也可以把叙事和抒情结合在一起来说话,试略举数例来看——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孟浩然《春晓》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

  ——李白《玉阶怨》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温庭筠《梦江南》

  竹里风生月上门。理秦筝,对云屏。轻拨朱弦,恐乱马嘶声。含恨含娇独自语:“今夜月,太迟生!”

  ——和凝《江城子》

  孟浩然的爱花惜花之情,在简短的叙事中表达无遗,且大有味道。李白《玉阶怨》诗句中无一字言怨,其幽怨之意见于言外;他在标题中点出了“怨”字,正可以与诗中的叙事互补。两首词中或点出“肠断”,或标明“含恨含娇”,也都足以与词中的叙事互相生发——早期的词只标出词牌名,没有根据内容而来的题目,于是那些表达感情的字眼只好在正文中挺身而出了。

  直接的抒情、以叙事为抒情以及二者的结合,这三种路径都足以达成抒情的目的,比较起来,孟浩然《春晓》、李白《玉阶怨》这样的作品,一味叙事而情致全出的办法最为含蓄高明,所以也就传诵极广。(顾农)


相关评论
联系电话:010-68368812 010-52838338   版权所有 2018 2002-2015 www.weiquan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6100-1号 公安备案号110102004153-1